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鼠目春光》鼠目寸光的故事精简版 第十九章 春氏忽悠 鼠目春光kuso

《鼠目春光》鼠目寸光的故事精简版 第十九章 春氏忽悠 鼠目春光kuso

发布时间:2021-01-19 10:02:5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欠扁的干脆面 状态:已完结

新书《鼠目春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欠扁的干脆面,主角西游,那副,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片刻之后,我的鼠胆也大了起来,他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鼠目春光》在线阅读<<<

《鼠目春光》免费试读


片刻之后,我的鼠胆也大了起来,他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我还不能制住他?

轮道行,我也是经历过千军万马过索桥的高考啊。这种问题比起来,简直是小kiss,总不至于比数学高考的压轴题还难吧?

我直视上面包孩儿好奇的眼神,胡须微翘,很牛皮的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娘亲有口红吗?”

“口红是什么?”

我在唇边做了一个涂抹的动作,然后指着花瓶里的山丹丹花:“像那种颜色的,女人对着铜镜涂在嘴上,然后嘴巴就和那花一样好看。”

面包孩儿挠挠头,扭着小屁股去了梳妆台,回来的时候手中握着一盒胭脂。

“是这个吗?”

我接过来,嗅了一下,芬芳馥郁。好的化妆品对女人来说永远是一种诱惑。

我心里哀嚎,以后我再也不能美美的打扮了,也不能照彩色照片,再怎么打扮也是一只老鼠。

古代的胭脂我没有用过,可是对于女孩子的秘密武器,我还是心驰神往的。

微微收拾一下失落的心情。

“你坐下,然后把双手平摊,手心向下。”

面包孩儿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可是依然按照我说的做:“是这样吗?”

我点点头,然后我的双爪抚上他的手:“现在把手握成拳头。”

面包孩儿还是照做:“这样吗?”

我握住他的一只小拳头,然后用一根手指,不对,是爪指沾上一些胭脂,直接涂在了面包孩儿的手背上。

没天理啊,为什么他的皮肤这么好,摸起来就像是剥掉皮的白鸡蛋,光滑温润,这还是人类的手吗?简直嫩得像豆花级别的,真想狠狠吞下去。

如果我是妖怪,绝对不会吃唐僧,那和尚常年日晒雨淋,肉质绝对粗糙难咽,而且品相也不好,可是面包孩儿不同了,看得我真想变妖怪,然后……

我一边吃着他的小豆腐,一边把胭脂的中心一点,朝整个手背扩散,嘴里念念有词:“看吧,这样颜色是不是越来越淡?”

面包孩儿咯咯发笑;“好痒痒啊……”

他瑟缩着往后躲,我严肃说;“不许动!这是魔法,待会儿你就能发现好玩儿的地方了。”

面包孩儿果然是幼儿园听话的小孩子,直接忍受着我的摧残,一张小脸已经憋得通红,而他手背上的胭脂,已经被我抹得越来越淡,最后扩展到整个胖乎乎的手背。

“看出什么了吗?”我问。

面包孩儿仔细盯着手背看了半天,不解的摇摇头。

我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摇头样儿,然后拉过他的手,神秘的抖了抖胡须:“刚刚手背那个红点,我已经帮你揉进了手心。”

“你骗人!”面包孩儿断然否定,然后自己打开拳头,等他把手一张开,看到手心那殷红的一点时,眼睛顿时瞪得跟龙眼似的。

“这……这怎么回事?”他张口结舌的问我。

我嘿嘿Jian笑:“这就是魔法的神奇,现在相信我有本事儿撑起一根竹竿了吧?”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小魔术,就在我打开胭脂盒的一瞬间,我的手指就沾上了一点儿胭脂,然后在叫他把手平摊向下的时候,我就悄悄的在他手心点上了胭脂。

这当然不能告诉面包孩儿,不然就达不到我想要的神秘效果了。

面包孩儿还沉浸在我魔法的神奇中,屋里一个女人突然鬼哭狼嚎。

“哎呀!我的娘娘,你怎么啦?”

我心里一惊,听说面包孩儿的娘被蚕咬伤中了毒,我还没去瞧过呢,听容***叫声,大概现在情况不乐观。

“娘亲!”面包孩儿大哭着跑进去。

我也跟着跑跳着进去,因为我的一条腿也给烧伤了。其实关于我的伤,我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明明我没有冲进火场,为什么会有烧伤?

难道是秃毛鸡干的?

可要通过他把我伤成这样儿,那他还不早就烧成焦炭了。

我不敢向面包孩儿问题秃毛鸡的事情,他灭火的事情,根本就是科学不能解释的。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有空了去找他问问,把我伤成这样,至少得赔我点儿营养品吧。

再说面包孩儿的娘,我这还是第一次见。

上一次不算,我根本还来不及见道她,她就直接把我扣在了铜盆里,我成了十足十的瓮中之鳖,盆中之鼠。

容妈是我来这个世界看到的最正常的女人,虽然她那张磨盘脸堆砌了一堆死肉,看起来针扎紫薇的容嬷嬷一样可恨,可是她至少是个女人啊,不像我的世界,不是老鼠就是蟑螂。

唯一见到的两母的,一个是蜂王蜜罐,一个是东灰娘。

床上躺着的那女人明显是个美人胚子,秀气的瓜子脸,身材嘛,由于是睡着的,我只看到凸起来的双峰,没有看到凹下去的腰。

她的皮肤根本就没有面包孩儿的水灵和白皙,全部都透着紫黑,有些像涂上了火山泥面膜。

睫毛倒是很长,还向上微微卷翘,就是那嘴角不招人喜欢,微微向下耷拉。

听说悲观和长期忧伤的人都这样,如果是一个开朗活波的人,他们的嘴角都像月牙尖儿一样,和他们呆久了,自己也受到感染会心情好。

面包孩儿直接扑到了女人的身上,大声哭着:“娘亲娘亲……你不要烨儿啦?娘亲你快醒醒,烨儿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面包孩儿的名字叫烨儿,不过我还是觉得面包孩儿更可爱,更亲切。

我问在一旁也悄悄抹泪的容妈:“到底怎么啦?咱们冷静的想办法,不要老是哭啊,好好的救治时间都要被你们耽误了。”

容妈也顾不上给我使脸子了:“娘娘她的毒已经侵入肺腑,我给喂药也没有用了,她根本就无法吞咽……刚刚还剧烈抽搐,现在连呼吸都开始微弱了。”

我心下一惊,这个就是扁鹊说的“病在骨髓,司命之所属”了,连神医都没办法,看来是真的没救了。

我以前也没有接触到这类情况,中毒?

我最多就是在乡下的时候,和那些野狗玩儿。最后狗狗身上的跳蚤全部跑我身上了,大概是我的血是甜的,那些小王八蛋可劲儿的咬,最后我的两条腿全部肿成了巨大号的双汇火腿肠。

不过我好像听面包孩儿提起过一个法子。

“喂!下午你说的,捉到蚕王就有办法了,到底有没有捉到他啊?”我问二人。

容妈说起这个就咬牙切齿:“老娘出马,他还能逃得掉?可恨的是我刚要抓住他,突然冲出来一条黑蛇,直接把妖蚕给吃了。”

黑蛇?

我依稀记得,东灰说过让我离卧龙湖远一点儿,为的就是躲开那条黑蛇。

可是蛇为什么要吃虫子?难道这家伙也需要和某些人一样,时不时的来一顿昆虫宴改改口味?

想到这里,我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鼠皮疙瘩。

“那黑蛇呢?”

容妈不服气的一哼:“被他跑掉了!”

我小声嘟囔:“那你还吹牛,说什么你出马逃不掉?”

谁知道容***耳力还行,瞪着死鱼眼儿吼道:“那黑蛇是跑了的,不是逃了的!”

“有区别吗?”

“怎么没有区别?黑蛇根本就不怕我,所以他以正常的速度快速跑了。”

我翻了翻白眼儿:“现在争论这些没用,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面包孩儿心里年龄再成熟,也是一个屁大的孩子,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容妈也是关心则乱,根本也是双脚换着跺,一筹莫展。

我挠着下巴,不安的在屋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用尾巴掏掏耳朵。

解毒的高手?

我就认识东灰和蜂王,一个善于屯粮,一个善于生崽,哎……还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超能的人,不对,是鸡,他有着让我敬佩的力量,或许他有办法。

我拽住面包孩儿的衣角,大声道:“喂!鼻涕虫!不要哭了,快告诉我新来的外来户在哪里?”

“什么……什么外来户啊?”

“就是一只鸡,他没有毛,很不受其他鸡待见。”

“别提了,那只死鸡有什么用,下午让他飞上去救你,居然给我耍脾气,直接拽回窝了。”

我愕然,看来能够指挥鸡王干活儿的孩子王,遇到一个桀骜不驯的痞子新兵了。

“对对,他在哪里?或许他有办法救你娘。”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回是他和容妈两人问我。

“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一是没有时间啰嗦,二是连我都不相信那种力量是真的,我怎么能忽悠别人呢?

我烦躁的拉着两耳朵,急道:“你别管了,反正你告诉我就是了。”

容妈说:“下午鸡圈的墙不知道为什么倒了,其他鸡都被我赶进了隔壁柴房里,那只鸡死活不进去,自己一个人飞到梧桐树上去了。”

我竖起大拇指:“你强!养的鸡都是飞鸡中的战斗机!没事儿都喜欢高来高去。”

容妈不理会我的调侃,直接又去打水,大概是要给面包孩儿的娘擦擦身子。

梧桐树?

据我所知,这个院子里只有一棵最大的梧桐树,上面还挂满了乒乓大小的毛球。

我急慌慌的跑出门去,就连胳臂和腿在疼,我也顾不上了,救命如救火啊!

鼠目春光

鼠目春光

作者:欠扁的干脆面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新书《鼠目春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欠扁的干脆面,主角西游,那副,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片刻之后,我的鼠胆也大了起来,他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