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唐徒》唐徒,章节 第二章 空虚道长 唐徒GV

《唐徒》唐徒,章节 第二章 空虚道长 唐徒GV

发布时间:2020-07-05 06:04:0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此而非 状态:已完结

《唐徒》由网络作家此而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权,杜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道长,您直接叫我的名字陈权就可以了,小郎,小郎这有些,有些别扭” “哦?陈小郎家中行几? ”独子“。 ”嗯,你生的高大壮硕,年

>>>《唐徒》在线阅读<<<

《唐徒》免费试读


“道长,您直接叫我的名字陈权就可以了,小郎,小郎这有些,有些别扭”

“哦?陈小郎家中行几?

”独子“。

”嗯,你生的高大壮硕,年也将而立,小郎确恐轻之,那莫如唤你陈大郎?’

“大郎??哎,您老随意好了.“

“反正我也不姓武。”

“嗯???”

”既如此,庙中只你我二人,老道便直呼大郎可好?“

”嗯,行,你老随意就是了。“

”大郎可有字?”

“没有。”

——

夜渐深了,圆月高悬,此间大概是月半时。

陈权不记得来的那一天阴历是多少,平日里也都是拿手机看一下时间日期,在城市里好久没有去留意过月亮是什么样的了,偶尔抬头看一眼,也都是雾蒙蒙的。

陈权和老道正围着火炉,也不作声,炉上的陶锅里蒸着米,炉边贴烤着两只麻雀,陈权很好奇这两只不幸的小鸟是不是第一天遇到的那几位朋友。

麻雀很瘦,如同老道一样瘦,恰巧这两只瘦麻雀也正是瘦老道带回来的。

从两天前老道踩着夕阳走进庙里,这两日老道早出晚归,也不知做什么,虽然从来不与陈权交谈,但每次回来都能带回些吃的,昨天的是一只老鼠,还有小半把米。

这里的米看着像是未脱壳的小米,刚才老道说这是粟米,关中人叫糜子,陈权是搞不大清楚这都是些什么,反正并不好吃就是了,或许脱了壳能好一些,但是眼见着这个米缸将见底了,虽说供案之下还压着一个米缸,但是脱壳这种浪费的事情还是别想了。

事实上米缸里的米五花八门,并不是只有稷米,还有些其他的,原谅陈权浅薄的知识,他基本都不认识。哦,红色的那个大概是高粱,《红高粱》的电影还是看过的,其他的,真的只有脱了壳才能让陈权挽回点颜面。

每次煮饭时老道的表情都不大好看,这表情陈权再熟悉不过了,自己每个月盯着网上银行余额时就这样。

想起电影《红高粱》,高粱地,巩皇那时候真是美啊~~

——

“大郎,别加柴了,焦了,要焦了”。

老道急促的声音把傻笑中陈权的思绪拉了回来。

陈权忙把刚塞进去的一根木头扯了出来,“呼”“呼”吹灭了火星,老道则一把就把炉上的麻雀扒拉到地上,然后又迅速的抓起锅耳,陈权还以为老道要把锅丢出去,但老道却很轻柔的把锅移开然后慢慢的放了下去。

“道长,您没事吧,都怪我走神了,您的手怎么样?”

看着老道不停的搓着手指哈气,陈权心里的愧疚涌了上来,忙上前问道。

“不碍事,不碍事,不怪你,老道也走神了。“

看着老道的手指充气般鼓起了水泡,陈权有些慌,忙问:”道长,这怎么办,有药吗?这要敷药才行。“

”没事,没事,些许小伤罢了,过上两日自会好了。“

老道笑着对陈权说:”好了,好了,真的无事,大郎,快把那两只雀儿拾起来,脏了就不美了。“

“啧,这雀儿就是瘦,可不比昨个的老虫。”

老道一边费力的嚼着麻雀,一边说着。

陈权还在为老道的受伤自责不已,只是懒懒的挑着碗里的米粒,竟是没了吃饭的心思。

老道瞟了一眼陈权,缓缓的吐掉了一块嚼不碎的骨头,说:”大郎,别愣着了,快些吃,老道本还无事,看你这般反倒是心里不爽利了。”

陈权听了老道的话一愣,却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唯唯的扒了一口饭。

嚼了两口,陈权还是忍不住说:“道长,您的伤~~~~”

未等陈权说完,老道重重的撂下了碗,喘了一口粗气,厉声道:“无事,无事,老道无事,莫在聒噪!”

看着陈权不敢言语,老道放缓了声音:“大郎心意老道明白,是真的无事。“

顿了顿又说:”老道方才想起一些旧事,一时也是心神不属,才至这般,你又何必如此,此事省过,莫再提了“。

听老道这样说,陈权也只好低头连连说是。

又是一阵沉默,沉默中两人的咀嚼声,炉里柴火的噼啪声,门窗被风敲打的的吱吱作响,远远的又似有野兽的哭嚎叫飘过。

——

过了一会,陈权悄声的打破了沉默:“道长,您的道号是武髦吗?”

‘自然不是,这是老道俗家的名字,道号?一个游方的野道,懒得去想什么名号。“

”那道长您有字吗?“陈权接着又问。

老道想了一下,才慢慢的说:“”不记得了,大概是有的。“

陈权抽了下嘴角,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说:“道长,您觉得空虚这个道号怎样,我觉得如果叫空虚道长,这听起来就很,很出尘,很有仙气。”

”空虚道长~~”

出人意料的,老道嘴里念叨着,看似竟真的在思量着陈权的建议,这让陈权有些傻眼。

过来一会,老道长吁一口气,喃喃道:“思归何必深,身世犹空虚“。极是,极是。”

然后颇有几分满意的捋着胡子说:“便是要谢过大郎,修道几十载,因大郎一语而得一号,哈哈,老道便做了这空虚道长。“

说完竟站了起来,要拜谢陈权。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陈权始料不及,本是个小小的恶作剧,陈权还有几分得意,可是接下来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眼见着老道已然拜下,陈权也来不及再琢磨发生了什么,赶忙起身一把扶住老道,扶的十分艰难,不清楚这廋弱的老道体内是如何蕴含着这般强大的力量,几乎让常常自夸身体强壮的陈权难以招架,只好一边勉力搀扶,一边连连说着:”道长您这是折我寿啊,我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我这还懵着呢,您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已经晋升为空虚道长的老道终究还是拜了一拜,然后起身笑着对陈权说:”大郎,老道不是因为得了一个道号谢你,我虽山野之人,可也不屑以一虚号自得,只是你方才的话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很重要的事。“

”空虚这两个字这么厉害的吗?“陈权傻傻的自语。

老道似是没听见陈权的话,反而是揪着胡子颇为苦恼的说:”老道这也身无长物,倒是不知该如何谢过才好。“

“啊,您千万别这么说,道长留我在此容身,已是天大的恩情了,我都不知如何回报。”陈权回过神来忙回复:“而且,我是真的不明白发生什么了,说实话,我现在还有些懵呢。”

“也罢,与大郎之事,日后再做谋划便是。”老道笑笑拉着陈权坐下。

“道长,您刚才念的是您作的诗吗?”陈权觉得这个恶作剧之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老道刚刚读的那两句诗应该就是其中之关键,于是坐下后便问。

“老道哪里有那等本事,这是王摩诘所作的《饭覆釜山僧》,说着就缓缓的念起来,

晚知清净理,日与人群疏。

将候远山僧,先期扫弊庐。

果从云峰里,顾我蓬蒿居。

藉草饭松屑,焚香看道书。

燃灯昼欲尽,鸣磬夜方初。

一悟寂为乐,此生闲有余。

思归何必深,身世犹空虚。

念完后,老道似是回味了一番,然后便自顾自的笑着说:”想来也是荒唐,因大郎你这个假和尚之言,我这个野道人从王摩诘的礼佛诗中寻觅了一个道号,细细品来,有趣的很。“

原来这是王维的诗,陈权表示他没听过,对于王维,陈权只记得课本上的“每逢佳节倍思亲”还有”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两首,还大概记得不全了。

想起先前老道隐约提过的皇帝下旨灭佛之事,以陈权的历史记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大概对应的是三武灭佛,也就是说现在应该是唐武宗当皇帝。

”哎,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把我丢了过来,都是武宗,干嘛不把我丢到明武宗那里,那里熟啊。明武宗可是穿越文里的狗大户,人傻,好撩“。陈权一边听着老道说一边暗自腹诽。

唐武宗谁了解?

确切的说,在陈权的记忆中,关于唐朝,大概记得的有李渊,李二,绿帽子房,武则天,唐明皇和杨贵妃,嗯,马震版的。

安史之乱,黄巢,朱温,还有郭子仪和醉打金枝,狄仁杰和元芳,唐僧和孙悟空,然后就是五代十国,宋元明清,基本就这样。

看着现在老道心情大好,陈权决定趁此时机来了解一下这个世界,该从哪里入手呢?

黄巢和朱温好像是唐朝亡国时候的人了,不知道唐武宗离亡国有多远,还是谨慎些,既然老道像是个文化人,那就问点文化人的事情。

——

陈权先仔细想了想大概的时间线,然后开口问道:”道长,您知道韩愈和柳宗元吗?白居易还有李商隐杜牧呢?“

唐徒

唐徒

作者:此而非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唐徒》由网络作家此而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权,杜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道长,您直接叫我的名字陈权就可以了,小郎,小郎这有些,有些别扭” “哦?陈小郎家中行几? ”独子“。 ”嗯,你生的高大壮硕,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