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久等了,机长大人》久等了 机长大人txt 旧梦里故人 久等了,机长大人强攻

《久等了,机长大人》久等了 机长大人txt 旧梦里故人 久等了,机长大人强攻

发布时间:2020-06-05 00:08:0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巫山 状态:已完结

《久等了,机长大人》是巫山写的一本同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久等了,机长大人》精彩章节节选: “听说过前世是谁埋了你的故事吗?” 没有等到她的回应,他已经自顾自说起来,“有女子死在沙滩上,第二个走过她的人给她披了衣裳,第三

>>>《久等了,机长大人》在线阅读<<<

《久等了,机长大人》免费试读


“听说过前世是谁埋了你的故事吗?”

没有等到她的回应,他已经自顾自说起来,“有女子死在沙滩上,第二个走过她的人给她披了衣裳,第三个走过去的人,亲手将她埋了。后来女子转世,还了第二个人一场爱恋,却将终身都给了第三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和她款款道着爱情故事的人,嗓音怎么可以这么温和,这么蛊惑人呢?

他停顿了下,似乎是喝了口茶,又接道:“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顾曾笑:“我信。”她一直都信,从再次遇见他的这一刻起,彻底相信了。

耳麦那一端也彻底笑起来,声线不是很清楚,好像在找东西,有些碰撞的声音,间断地传过来:“等一下,家里进了一只小家伙。”

深夜里跑进来的小家伙?不会是老鼠吧……顾曾一手托着下巴,另外一只手紧握住耳麦,依旧还是笑着。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可能是太久没有回来,家具有些潮湿,招了些外来客。”他停顿了下接道,“今天长虹航空控制塔510航班的接线员是你吗?”

“是我,今天我当值。”她开始感激阿苏,如果不是为了替她的班,或许她不能够在这样更早的时刻、更巧合的时机下找到他,找了很久很久的人。

耳麦那边依稀是浅浅的笑声:“喜欢养植物吗?”

植物?她是挺喜欢养的,但可能和植物的缘分不深,往往养不了多久就要面临生死相别的局面,如今家里就只还剩下一盆仙人掌和青竹,瞧着也是命不久矣的样子。不过她爸爸很喜欢养植物,家里也有一些名品。今天在机场看见的那种兰花,家里也有一盆,被爸爸放在正厅的书架上,平时宝贝得紧,连碰都不让碰一下。

岑今日在浇花,夜色温柔,他看向电脑屏幕,忽然间想起很多,也几乎确定,便说道:“今天带回来一盆鉴湖之美,色泽很漂亮,改天可以给你看看。”

“如果不曾遇见你,我可能还是当初那个哭着喊着他不爱我的小丫头。我这几年都很认真,很认真地养身体,总觉得悲伤症那样的病不大适合我,也不想再尝试一回。如果你记得,你懂我的意思的,对吗?”

很特别的感觉。当年在诊疗室外面看到这个名字时,他就由衷地心疼她。很多婴孩从出生到被赋予姓氏和名字,都是注定的。她叫顾曾,顾念的永远都是曾经,就像是命中注定的,若要给你这条路,当真是逃也逃不掉。

不过,所幸顾曾二字,也另有深意。

何顾曾经?

他笑:“养身体和养花一样,需要循序渐进。”他转过身,拉下百叶帘,挡住一地温柔月光。“顾曾,后天我会飞亚特兰大。”

很快那边就下了麦,顾曾磨磨蹭蹭地往洗手间走去,站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除了肤白、脸小,长得稍微讨喜一点,全身上下都无可取之处,这样以后见到他,会不会被嫌弃?不过好像是多虑了,他三年前就已经见过她了。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她清醒的时刻,听见这样好听得要命的声音,一边相信“美人是脓血”,一边却高兴得和花开了一样。

长虹机场。

“阿岑,你今天不是应该休息吗?来这里做什么?”

“我调了值班表,飞亚特兰大。”

陆堇脸上的笑僵住:“又是因为嫣然?瞿嫣然那女人到底要缠着你多久?你这次去多久?会不会不回来了?”

岑今日合起记录册,见他气得一脸青,不得不将本子推他脸上去:“这次去不会太久,最迟一周就会回来。”

陆堇是生气的,自小都是一个大院出来的,他对瞿嫣然理当亲厚一些,但是那女人实在不知好歹。若非阿岑念旧,对过往一切实在多存了些情分,那么早该在她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时,就应该狠狠地斩断和她所有的联系。但是谁又知道呢?岑今日从小到大只对一个女人上过心,还长情到了这地步。

“嫣然最近身体不大好,她又一个人在国外生活,我不太放心,过去照顾她几天。”

“你疯了吧!她哪一年不要生个几回病,把你骗过去,充其量不过是寂寞了,找你开涮呢!”陆堇按住递交上去的值班表,脸色阴沉,“不要去了。”

“你昨天又去通宵了吧?陆照说这两天要找你谈谈。”他笑得一丝不苟,陆堇却气得双手直颤。

值班表被岑今日抽出来,交给了工作人员,面上还是温和的样子。他一向都是修养极好的,优雅,面不改色。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让别人看着,永远就只能看到这一面,多一丝都没办法深入。关于瞿嫣然更是已经过去,不用再说。

陆堇觉着他这固执的性子,有时候真是太让人讨厌了:“你为什么告诉陆照啊?你告诉他还不如告诉我妈!”

陆照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严厉,虽说平时油嘴滑舌,对待女人和客户都是游刃有余,但唯独对待这弟弟从不会绕弯子,手段直接,又狠又严苛。陆堇家大业大,父母常年在外,自小便是这大哥一手带大的。亲厚是真,严厉也是真,怕也是真的。

岑今日禁不住笑:“他只是知道你回来,却没有回家,问问你的情况。至于你去拉斯维加斯豪赌的事,想来这会儿还不知道。但是如果你再罗嗦,我就不保证了。”

米亚色的针织线衫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下身是休闲的浅灰长裤,英俊又优雅。陆堇看着他一路走远,气得手直颤,却也只能捂着脸欲哭无泪。

岑今日从停车场走到大厅,掏出电话拨给陆照:“喝一杯,关于亚特兰大那边的医疗环境,我想了解一下。”

陆照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回道:“多余的事情做一两回就够了。”

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这老狐狸的本色表露无遗。陆堇有这样的哥,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换个手托住电话,抬头看电子屏幕上的登机时间,这个时候亚特兰大已经是狂欢之夜。

他有些疲惫,声音也低下来:“最后一次。”

从他决心从战机下来,离开亚特兰大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决定,有些过去必须要放下了。

晴雅打电话来的时候,顾曾还在系衬衫纽扣。皱巴巴的领子露在阳光下,就像路边干瘪的枯草,而她的脸色一点也不比枯草差。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放下电话,总算系好了纽扣,临出门时却忘记换鞋,一路穿着拖鞋走到了公司。好不容易翻出了工作鞋,才发现口红涂了一半,她整张脸涨得通红。

艰难地挨到中午下班,她赶紧换上了同事,急匆匆往咖啡厅走去。长虹机场的内部员工餐厅只有一个咖啡厅,占地面积很大,环境也很好,侍应者响应长虹上层领导号召,质素也是一流,不管是颜值还是服务,都是国内各大机场中的翘楚。咖啡、糕点和西餐都很好吃,只是出于从小养成的习惯,她更偏爱中餐一些。还好餐厅的大厨同她关系不错,每次都会偷偷地留一客中餐给她,为此晴雅不知道眼红了多少次。

“哟,顾小姐昨夜睡得不错啊?你万年不变的僵尸脸上居然还会有红晕?”

顾曾心虚地低下头,苦笑:“我也不知道。”

“老实说,是不是做春梦了?”晴雅喝了一口咖啡,远远地朝吧台的侍应生挑了挑眉,送了个飞吻,又朝她笑了笑,“这个拉丝做得很漂亮。”

“所以你就用美色回应人家?”

“不,我是在赞美他的手艺。”

“扑哧……”顾曾忍不住笑,“你用漂亮的大眼睛对人家放电是赞美的手法?这小哥看上去是新来的,您就大发慈悲放过人家吧。”

“别转移话题啊……你到底是不是做春梦了?”

春梦?昨天下了一夜雨,她就想了一夜岑今日的声音算不算?早上起来的时候,耳边好像还是那声音,低低沉沉的,像以前去寺院礼拜时清晨的钟声,一下又一下,穿透了数道深墙。她记得这声音,却从未见过他,最多也只有她想象出来的轮廓,弯弯的眉眼,温柔雅致。不……不能再想下去了。

她赶紧拍拍脸:“你找我干吗?这么着急……”

“明天我和我家博士要去亚特兰大度假啦,想想真是太美好,会不会有海边浪漫求婚啊?或者一些我想不到的惊喜约会啊?”

素晴雅的男朋友,乡绅博士,既有古代乡绅阶级的土豪风范,也有如今海龟的博士雅号,总体来说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好。做学术研究的人总有一套自己的规矩,也许就是这么一套规矩,连放荡不羁的素晴雅都被他拿下了。

顾小白扒扒手指:“你们在一起,有一年半了吧?”

“嗯!所以我在想,他约我去度假,是不是想要跟我求婚。”

“幸福的小女人。”她无奈地摇摇头,从饭盒里挑出一块瘦肉放在她碗里,由衷地祝福,“如果许慎知道了,一定也会支持你的。等你蜜月回来,我和许慎请你和大博士一起吃饭。”

“什么蜜月!这就能算蜜月了吗?我能这么容易就嫁给他吗!”

“嘴硬。”喝了一大口热汤,她才慢吞吞地想起这时间的巧合。明天飞亚特兰大,岂不是岑今日的航班?

她赶紧吞了口水,掩饰道:“正好明天我当值,所以你放心,我一定认真又谨慎地把你送到亚特兰大去。”

“太好了,博士从中国香港直接飞,也许会比我早到。”

“哎,不对,我记得你明天不当值啊……”

“哦,那个,那个,阿苏跟我换班了,她,她明天有事,我就替她一天。”她埋着头使劲地扒饭。

其实阿苏今天回来了,还出于愧疚要求帮她代班,

久等了,机长大人

久等了,机长大人

作者:巫山类型:同人状态:已完结

《久等了,机长大人》是巫山写的一本同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久等了,机长大人》精彩章节节选: “听说过前世是谁埋了你的故事吗?” 没有等到她的回应,他已经自顾自说起来,“有女子死在沙滩上,第二个走过她的人给她披了衣裳,第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