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平常家事》家事无忧官网 by刘一竹 平常家事强攻

平常家事

现实连载中

新书《平常家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刘一竹,主角钟大娘,钟小兵,是一本现实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月二十早晨,钟大娘跟随孙子钟小兵,从东湖国际小区出来,乘坐地铁七号线。 在地铁七号线车厢内,钟大娘又听了一次“鸟语”。 但是,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7 06:26: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平常家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刘一竹,主角钟大娘,钟小兵,是一本现实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月二十早晨,钟大娘跟随孙子钟小兵,从东湖国际小区出来,乘坐地铁七号线。 在地铁七号线车厢内,钟大娘又听了一次“鸟语”。 但是,

《平常家事》免费试读

正月二十早晨,钟大娘跟随孙子钟小兵,从东湖国际小区出来,乘坐地铁七号线。

在地铁七号线车厢内,钟大娘又听了一次“鸟语”。

但是,这一次,钟大娘坐在座位上,并没有表示出不安。

她对那种根本听不懂的英语,似乎听顺了耳,任英语在耳朵畔响彻。

她默默坐在那里,又左顾右盼,观察着地铁上的乘客。

这些乘客大部分是城市的上班族。

他们衣着干净整洁,举止斯文,看起来日子过得非常舒坦。

钟大娘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孙子,觉得钟小兵与那些人并无差别,已经被城市同化了。

她垂下眼帘,想到自己的儿子钟贵强。

她从来没有见过儿子,在城市打工的工作场景,只是从儿子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当时的打工处境。

钟贵强住的是工棚,那是工地上一种活动板房。

几十个工友睡在通铺上,条件比农村老家的泥墙房子还要差。

后来,老家建了红砖楼房,家里的住房条件改善了,可是,儿子依然在城市住工棚睡通铺。

钟大娘还听说,钟贵强干活的建筑工地,劳动强度非常大。

儿子常常干一天下来,倒在通铺的床板上,不想翻身子,累啊。

钟大娘不敢想像,儿子进城打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才挣到了一笔血汗钱,让他们这个农村家庭脱了贫。

昨夜,她在东湖国际小区,孙子的房子住了一晚上,稍稍心安了些。

钟小兵在城市有了房子,房子条件还不错,总算比他父亲打工条件有了改善。

只是钟大娘不知道,钟小兵上班的情况,是否与他父亲同样的累。

进了兴兴工业园大门,钟小兵对奶奶说:“奶奶,我们的厂到了,就在前面那幢楼房。”

钟大娘定睛一看园区里面,水泥地面的道路两边,栽种着绿色的植物,那是一排排齐腰高的灌木。

路面干净整洁。

灌木被打理得整齐有序,绝没有散落的叶片。

他们进了园区一号楼。

钟大娘发现,孙子钟小兵带她乘坐的是电梯。

出了电梯,钟小兵下意识地走前了一步,钟大娘慢慢跟在他后面。

钟大娘走进一个两米宽的大门,看见大门里面的地面,与大门外面的地面不一样。

里面是绿色的油漆地板,外面是灰色的水泥地板。

钟大娘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她的布鞋踩在绿地板上,感觉绿地板不仅干净没有灰尘,而且脚底下软软的特别舒适。

钟大娘下意识地站住了,不敢再向前走。

钟小兵伸出一只手,搀起***一条胳膊,继续走向前方。

钟大娘被带入了美域义齿制作公司,车间的那个特大屋子。

钟小兵返身去打上班卡。

然后,他从特大屋子的门边,找到一把空置的椅子,端到他的工作台前,招呼奶奶在椅子上坐下。

钟大娘坐下来,看到车间的员工们,陆陆续续从门口进来。

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坐,开始了他们的工作。

钟大娘看到,这些上班的人,多数是年轻人,年龄超过三十岁的人很少。

像她的孙子钟小兵这个年龄的人,在车间里算是老师傅了。

“他们都是农村进城打工的孩子吗?”钟大娘见钟小兵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问他。

“百分之六十是农民工。”钟小兵回答。

这时,有两个农民工,拿起自备的水杯,走到车间墙角的饮水机前,接了满满的开水,走回各自的座位。

水杯放在工作台旁,盖子没有盖上,杯口冒着热气。

他们眼睛瞪着没有冷却的开水,双手去搬堆放在工作台上的小盒子,开始工作。

还有几个打工的小青年,从衣服口袋摸出了手机,将手机设置到音乐播放,又将手机放到工作的桌子上。

钟大娘看见,车间的工人,不仅可以工作时喝水,而且可以边工作边听音乐。

她挠了挠头顶的白发,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人是在消极怠工,还是在偷偷玩耍?

有这样上班的吗?有这样挣老板的钱的吗?

这些人坐在有靠背的,柔绵的软垫椅子上,脚下踏着一尘不染的绿色地坪漆地面,悠哉游哉地在那里工作!

钟小兵还没有开始干活。

也许他看出了***诧异,一本正经说道:“奶奶,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场面,奶奶,您今天亲眼来看一看,就放了心,这些年我和丽英在厂里挺好,真的,我们挺好。”

“丽英在哪个位子?”钟大娘突然问。

“丽英以前在最后排最靠左那个位子。”钟小兵告诉奶奶,“那个座位是曾丽英在美域义齿制作公司的接模岗位,以后,丽英不能来了,很快会有新的农民工,来替代丽英的工作。”

钟大娘的鼻子酸了一下。

如果她的儿子钟贵强还活着,假如钟贵强不是在工地上当搬砖工,假如钟贵强能够像钟小兵一样,坐在这个房间里,不流一身臭汗,不伤筋损骨,不落下一身病,就算进城打工挣不到钱,她的心也不会那么疼痛!

“哎,你爸爸命好苦!”钟大娘长叹一口气,“小兵啊,你比你爸运气好多了!”

钟小兵站起来,走出车间。

片刻,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捧着几个塑料方形盒子,盒子里装着需要返工的义齿。

有几颗义齿,成品后检验没合格,被公司的副总经理截留下来,让技师钟小兵进行修复,达到品质合格。

钟小兵一边与奶奶谈话,一边进行工作。

“奶奶啊,爸爸打工没有技术,其实,只要肯学技术,咱农民工进城打工,就可以找到轻松一些的,工资高一些的工作。”钟小兵翻看着一颗返工的义齿,告诉奶奶。

“我的儿,你好苦啊!”钟大娘又叹息了一声。

钟小兵说:“奶奶,我进城打工的第一天起,就决心学技术,不走爸爸的老路。”

话说到这里,只见脸长得圆乎乎的营销部肖经理,笑着走进了车间,招呼钟小兵:“啊哈,你奶奶来了?”

《平常家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