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卿来吃》卿卿来吃全文免费阅读 BG文 卿卿来吃章节在线试读

卿卿来吃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卿卿来吃》是意千重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凤歌,嘉先,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嘉先静静地看着朱卿卿,眼睛里浮起一层浓浓的雾气

|更新:2021-01-23 20:04: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卿卿来吃》是意千重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凤歌,嘉先,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嘉先静静地看着朱卿卿,眼睛里浮起一层浓浓的雾气

《卿卿来吃》免费试读

周嘉先静静地看着朱卿卿,眼睛里浮起一层浓浓的雾气,看上去又悲哀又迷茫。“你是再不肯给我机会了,是不是?”他的声音又低又哑,仿佛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

朱卿卿不敢看他,把脸侧开去,轻声道:“问题在于,你家需要那本食谱,我的堂姐正好拥有它,而你不能为你自己做主。”

她已经看透了他,她那双清澈玲珑如琉璃的眼睛轻易就看穿了他。目前为止他所能想得到的一切办法都只在于希望长辈能临时改变主意,或是让他们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以期说动朱大太太母女俩改变主意,好成全他们。因为他知道他不能离开周家,至少目前他羽翼未丰,还有雄心壮志未酬,尚且不能离开周家,他更怕离开后,那些与周家有仇的人会盯上他,然后害了他也害了朱卿卿。

周嘉先酸涩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与朱卿卿对视,悲愤痛苦地道:“我有我的难处。我曾说过……”

“我记得,你曾说过,这世间不止是如花琉璃,更多血雨腥风。”朱卿卿温柔地道:“我也有我的难处。”她这话是真的,她不能违背她在祖父面前立下的誓言,更不能为了这份怎么看都有些廉价的感情和朱悦悦大打出手。这太丢人,关键是朱悦悦有帮手,她打不赢,岂不是更丢人?

周嘉先讽刺地笑了,不知是在笑他自己还是在笑朱卿卿:“都有难处,所以我们才走不到一起去。”

如果周家没有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她,如果大伯母没有在里面横插一脚,如果周嘉先不是恋恋不舍那本食谱,她会不会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应该会的,只要他们等到她满十八岁,她会说出来的。但是他们不愿意再等了,她也不想提前说。固然不幸,何尝又不是幸运?朱卿卿有些怅惘地说:“其实这样也好。”

“好?”周嘉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沉默片刻后,满是酸意地道:“如果是梁凤歌,你会如何?还会这样洒脱么?”

“不要再说了,好么?”朱卿卿悄悄扫了眼老樟树,老樟树浓密的枝叶在晚风里簌簌抖动,也不知是风吹的,还是梁凤歌忍笑忍的。

周嘉先却好像是被日常的温文尔雅和懂事大度给憋坏了,非得说个清楚明白不可:“为什么不让我说?你早和梁凤歌是有婚约的,你从这里出去就会嫁给他是不是?”想到朱卿卿会跟嚣张跋扈的梁凤歌在一起,他就嫉妒得不得了。

“说实在的,我要嫁给谁,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朱卿卿忍不住,不客气地道:“你若真想听,我便告诉你。若是梁凤歌,他会直截了当的和他家里人说,谁想要东西谁就去娶朱悦悦。刚好他家的人都知道,要断了他的念想,要么就杀了他,要么就毁掉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但他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因为没人敢惹他发疯。他不会像你这样含含糊糊,思前想后,舍不得这个又舍不得那个,总想万事周全。你要知道,周嘉先,”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姓名,“先母曾经告诉过我,这世上从来没有能把所有好处都占全了人和事,总得有所取舍。你已经作了选择,就要勇于承受。你既然已经选了我堂姐,就不要再来纠缠我。”

周嘉先不再说话,他盯着她,眼睛里的雾气越来越浓,有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和无奈,也有十足的愤怒和不甘。朱卿卿有些害怕,紧张地往后退了又退,随即又站直了,梁凤歌在的呢,她不是一个人。

周嘉先出了一口气,哑着嗓子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他看到朱卿卿瞪圆了眼睛的警惕样子,不由更加悲哀:“你放心,我没那么下作。日后,我再不会纠缠于你。但你也小心些,周家想要那本食谱,梁家未必不想要,当初梁凤歌与我都是为了那本食谱去的。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小心。”

周嘉先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淡红色的霞光把他的背影和整个园子都染成了一片美丽的胭脂红色,朱卿卿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得再也看不见,心里空了一块。很奇怪,他选择了他的家人和功名前途、以及食谱和朱悦悦,她却不恨他,最多是心酸罢了。也许是因为当初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注意到她的需求并安静地陪在她身边?也许是即便走到这一步,他也始终保持风度,没有恶言相向的缘故?

朱卿卿有些不懂自己的想法,便扶着树发怔。

梁凤歌从树上跳下来,围着她转了一圈,嘴里“啧啧”出声,再伸手将她的脸掰过来对着他自己,微笑着道:“我怎么都不知道我在你眼里竟然是这样的好?”

朱卿卿挥开他的手,讥讽道:“这是好么?分明是劣性难改好吧?你没听出来我在骂你是疯子?”

梁凤歌直勾勾地看着她:“我和你是有婚约的,你不会不承认吧。”

朱卿卿差点给他跪了:“梁大爷,我和你有婚约?婚书在哪里?定亲之物在哪里?媒人是谁?你总要说出个一二三来吧?”

梁凤歌笑嘻嘻地摸出一件东西在她面前晃了晃:“口头上的婚约哪里有婚书?媒人虽还没来得及请,却不代表就不能作数。你若问定亲之物,这不是?”

白色的玉环,青紫色的丝绦,看着好眼熟,朱卿卿瞪着大眼睛盯了一会儿,伸手飞快地去摸自己的腰间,这才发现系在腰间的玉环不见了,不由气急败坏:“你个登徒子!不学好的登徒子!还学会小偷小摸了啊!你还我!”

梁凤歌的眼睛比天边的启明星还要亮:“我不还,你是要怎么样?”

朱卿卿想和小时候一样的扑上去挠他,又想起来自己已经长大了,他更是十八岁的昂藏男儿了,这里也不是她家的后花园,便站在原地跺脚发狠:“我告诉你娘打断你的腿!”

梁凤歌笑得不怀好意:“欢迎!欢迎!你去告我啊,我一准儿不拦着你,你爱怎么告就怎么告。”

他家远在兴阳府,她若要向梁夫人告发他,就只有跟着他去兴阳府。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朱卿卿脸上的愤怒之色渐渐淡了下来:“还我吧,那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

梁凤歌盯着她看了片刻,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突然冷嗤一声,不耐烦地把玉环扔了过去:“装得这样的小家子气做什么?不就是一只玉环么?当我没见过好东西?”

朱卿卿飞快往前一扑,接住了玉环,如获至宝地拿着仔细看了又看,又皱起眉头:“还有一只。”这玉环是一对,他只还了她一只,另外一只当然是他拿走了要和她恶作剧。

梁凤歌抱着双臂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道:“什么还有一只?”

朱卿卿皱起眉头:“这玉环是一对,我一直都带在身上的,你只还了我一只。”

梁凤歌很凶地瞪她:“你是讨债鬼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拿你玉环了?我就只拿着一只,已经还你了,哪里再去寻一只来还你?”

朱卿卿眼圈红了起来,也不说话,就是咬着唇瞪着他,大眼睛里的泪光莹然,仿佛随时都可能掉下眼泪来。

梁凤歌有些心虚,表情就更凶:“看我做什么?我没拿!没拿!你个糊涂虫,自己的东西掉在哪里都不知道!真只是一只玉环也算不得什么,你要多少我都可以去寻了来还你。关键这是你娘留给的要紧东西,谁都知道你日常带着的,要是有那居心叵测的捡了去拿了去,拿来诬陷你,赖着要娶你,你怎么办啊?笨蛋!”

朱卿卿将信将疑:“真的不是你?”

“你若是系得紧,我又怎会轻轻一触就掉下来了?说明就是你没系好。”梁凤歌没好气地再白她一眼:“还不赶紧去找?你都从哪些地方走过来?”

朱卿卿也给他说得急了:“我就是从我住的地方一路走过来。”又安慰自己,“也不算什么,周家家规森严,下人捡了东西决然不敢私吞,我请周大太太帮着问一问也就知道了,还可能是方才换衣裳的时候就没系上,落在房里了。”

梁凤歌斜睨着她冷笑了一声:“魂不守舍的是为什么呢?”

朱卿卿垂着眼不说话。

梁凤歌突然用力踢了旁边的树一脚,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很难听的粗话。

朱卿卿气得浑身发抖:“你是在骂我?”不知为什么,他骂她,比其他人十倍的打她骂她还要让她更伤心更愤怒。

梁凤歌瞪她:“我为什么要骂你啊?总要有个理由,你自己说,我为什么要骂你啊?”

理由……朱卿卿呆了呆才道:“你怪我骗你!”

梁凤歌冷笑:“原来你还记得这回事,我还以为你未老先衰忘记了呢。既然你记得,正好我们算一算账。”

朱卿卿立即往后退了两步。

梁凤歌阴险的笑:“过来!我数三声,一、二、三……”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暮色里,周嘉人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梁凤歌:“这就是小梁将军吧?”

《卿卿来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