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鼠目春光》鼠目寸光的故事 下克上 鼠目春光免费试读

鼠目春光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欠扁的干脆面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鼠目春光》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西游,那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当然不啃咬他的肉了。 废话,我又不是小鬼

|更新:2021-01-19 10:02: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欠扁的干脆面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鼠目春光》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西游,那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当然不啃咬他的肉了。 废话,我又不是小鬼

《鼠目春光》免费试读

我当然不啃咬他的肉了。

废话,我又不是小鬼子,什么都喜欢吃生的,带血的,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从老妈喂的第一口干饭就是熟食。

我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跟我走一趟怕什么?又不会少二两肉,至于那么矫情吗?”

其实我是要把他弄出我的家。

我和一只鸡有什么好住一起的?人家都说鸡鸣狗盗,他和狗才应该牵扯不清。

虽然鼠最喜欢偷盗,可成语说是狗,那就有一定的道理。

秃毛鸡大概猜出我不太好客,于是顾左右而言他:“我下午耗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现在没有精力东走西游,需要休息,而且是长眠的那种。”

我瞪大鼠眼,很明确的告诉他我在生气。

他翻过身,把脸转回了墙那面,声音依然无耻的传来:“回头你帮我弄些食物。蜂蜜我就不吃了。它再甜也是素。没事儿你帮我去抓抓鱼,记住,我不吃泥鳅,那家伙总喜欢钻淤泥,味道腥臭;螃蟹大虾什么的最好按照你的个头儿抓,太小了,吃了也没感觉……”

我听着他絮絮叨叨的把我当成跑腿的小妹妹,顿时鼠胆横生,忍无可忍吼道:“喂!你够了!再废话我把你扔出去!”

我深呼吸,再呼吸,这才强压下怒火,决定也不勉强他,这家伙脾气古怪,到时候出点儿茬子,我就太对不起面包孩儿了。

我语气转缓:“你把肉扯下一块儿来,我给他们带去。”

我有些犯难,我家没有刀,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肉给我呢?

秃毛子豁然坐起来,头上的鸡冠没精神的耷拉下来,软软的倒向左边。

他说:“你还真残忍?难道要卸下我的一条腿?居然用得上‘扯’这个字?”

说完他又把头伸过来:“摘去吧!这应该够用的。”

我“啊”的一声呆住了,他要我摘什么呀?难道他也戴了隐形眼镜?

我凑上前去,用爪子上下翻着他的上下眼皮,纳闷道:“没有啊?眼睛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有些上火冒血丝,大概****看多了……”

“笨蛋,谁要你摘我眼睛?是王冠!”秃毛鸡勃然大怒,也不理会我的疯言疯语。

我恍然大悟:“哇塞!你居然也戴假发,真是看不出来啊!这鸡冠跟真的一样。”软软的,热热的,爪子摸上去还能感觉到血液的悸动。

“我这是真的王冠,不是假的。要不是你拿去救命,我绝对不会给你。”

我们两人的对话都是羊头挂在猪身上,根本不对路子。

我不再犹豫,直接把鸡冠取下来。

这下看他的样子,算是真正的秃毛鸡了。

就像皇帝的新装,国王把王冠都摘下来,真正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我飞快的跑出树洞,因为秃毛鸡的状况,耽误了一些时间,我希望面包孩儿的娘能够停住。

周围依然是那些蝈蝈和青蛙的叫声,我却无暇顾及,只是朝着灯光明亮的那幢木屋跑去。

这时候,那死鸡又变卦了。

他在后面鬼哭狼嚎的叫我:“老鼠老鼠,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我以为他还有重要事情要嘱咐,于是转身等他。

“什么事儿啊?”我问,完了我补充一句:“我**光!”

我是老鼠,但是我不喜欢别人老是提醒我这点儿。

秃毛鸡跑的那个风驰电掣啊,简直就是发情的野牛,额……对不住啊,是发狂的野牛!而且火烧屁股的程度简直就像有鬼在后面追他似的,到了我跟前也不停住,直接裹挟着我飞快的跑了。

他这样高速的状态下还有强悍的肺活量,说起话来居然不喘不急:“我突然良心发现了,还是亲自去看着比较好。”

他一边跑一边给我说,我狐疑的望着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端倪,可是失败了。

除了他心跳不稳的跑动,脸上居然丝毫不动,依然是那副臭屁高傲的样子。

如果我现在穿着一双鞋,当然拖鞋更好,我一定照着这丫的脸狠狠盖上一顿。

“你说这话我能相信吗?”有良心,那是什么鬼?他的鸡皮很厚倒是真的。

他说:“你就当我不放心你一个母老鼠走夜路,然后很君子的来陪你。”

“哇?今晚的太阳好美啊!”我被他抱着跑,准确是他把我夹在鸡翅膀下,也就是人类的胳肢窝下。

“太阳?晚上有太阳吗?”他纳闷。

“你没看到吗?老鼠走夜路很稀奇了,夜晚也该出天阳了。”

我心里诅咒着秃毛鸡永远也长不住一根毛,照他睁眼说瞎话的进度,大概也没救了,这鸡从肚子里就是坏的。

我们两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相互拌嘴,争先恐后的来到了木屋前。

我大声叫:“面包孩儿,我给你娘找到解药啦!”

我满心以为面包孩儿会跑跳着迎出来,谁知道屋子里鸦雀无声,除了通亮的灯火,屋里居然没人。

“面包孩儿……”我满腹疑窦的冲进去。

木床上躺着的病人不见了,面包孩儿和容妈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心中大急,对着旁边的秃毛鸡吼道;“都怪你!没事儿瞎耽误功夫,看吧,一定是……”

刚说到这里,我就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因为那个后果是我不愿想的,面包孩儿的娘死了,这孩子才几岁,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啊?

“关我什么事儿啊?”秃毛鸡拉长了鸡脖子,不服气的朝床前靠近了些,然后用翅膀摸了一下床单。

“他们应该没有离开太久,这里还是温热的。”

我一下扑过去,直接抱着他的鸡腿使劲儿摇,大声道:“你的药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吗?”

秃毛鸡摇摇头,一点儿也不顾及我的难过:“我这是解毒的,不是还魂的。死了就不归我管了。“

我不甘心道:“不行,人死了,今天你也要给我救过来,不然的话,别说什么大鱼小虾了,就算狗屁你也别想吃一个。”

秃毛鸡并不在乎我说话的内容,而是我的气势。

如果他现在叫我咬肉,我一定毫不客气的朝他的脖子咬去,最好一口就断!死的干脆!

“好好……我陪你找他们,就算黑白无常来了,我也和他们斗上一斗。如果黑白无常走了,我就真没办法了。”

《鼠目春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