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盛宠嫡妃 侯门医女 萧小白 801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穿越文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萧小白原创小说《盛宠嫡妃:侯门医女》,主角是叶寒怜,叶纪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服,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叶纪谭也被气

|更新:2021-01-12 00: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萧小白原创小说《盛宠嫡妃:侯门医女》,主角是叶寒怜,叶纪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服,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叶纪谭也被气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免费试读

“不服,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叶纪谭也被气笑了,萱儿不满他待怜儿比待她好,甚至觉得怜儿有的体面,她没有。

怜儿却也觉得,萱儿过得比她更好,这真真是好笑了!

“我不明白,爹那么疼我,为何一旦出了叶家,旁人一开口问的便是大姐姐,姐姐就像是生活在太阳底下的花朵,而我则像是在阴潮之地长的苔藓,所以我羡慕,我妒忌!”

“怜儿,你的事情,为父一直都有安排。而且就算如此,萱儿并没有犯什么错,不是吗?”

听到叶寒怜的比喻,叶纪谭心疼得不行。

要是叶寒怜一开口数落的是叶寒萱的错,那么叶纪谭自然会生气。

可是叶寒怜并没有,她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赖在叶寒萱的身上,而是赖在了这个社会现象上。

这叫叶纪谭听了怎么能不心软甚至是心痛呢?

“可女儿就有错了吗?”

叶寒怜抬起小脸,无辜地看着叶纪谭:

“女儿到底犯了什么错,才只能生活在阴潮之地,不见阳光,唯见太阳花的灿烂,我却只能暗舔自己的黑暗?”

叶寒萱没有错?

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是叶家的嫡女,这就是她犯下最大的错误!

“而且打从一开始,我真没有要害大姐姐的意思……”

说着,叶寒怜直接哭了起来:

“那株千寿花当真是我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听亲戚无意间说起来的,大姐姐一直想送份最好的礼物给祖母,却迟迟没有决定,我本是出于好意才告诉大姐姐这桩事情的。”

“莫哭。”

叶纪谭想要伸出手摸摸叶寒怜的脑袋,可是在事情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叶纪谭又收回了手:

“有话好好说。”

“当时我看大姐姐趴在崖边,甚是危险,便想去拉着大姐姐一些。许是我的动作太突然了,大姐姐被吓到,便身子直接前倾掉下去,当时我吓傻了!”

叶寒怜仰着满是泪水的小脸看着叶纪谭,说这话的时候,单薄的身子更是哆嗦了一下。

“我怕,我怕若是说起此事,爹会误会我故意把大姐姐推下去的,我怎么敢说,事实证明,女儿并没有多想,你们当真如此误会我,以为我是个心肠恶毒,会害嫡长姐的坏女子。”

“侯爷,你可是看着怜儿长大的,怜儿是什么样的孩子,旁人不知道不明白尚可,但你该明白怜儿的啊。”

柳姨娘小嗓子一啼,便哭出了声音:

“怜儿是侯爷与我的女儿,虽说平时娇养了些,可是怜儿绝对不会是恶毒女子,侯爷,你要替怜儿做主啊。”

“姨娘,你莫说了,哪怕我并没有推大姐姐下悬崖,可若不是我好心想要替大姐姐找份好礼物送给祖母,大姐姐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柳姨娘一求情,叶寒怜反而收了委屈之色,正色地看着叶纪谭道:

“且我最后的确是做错了,我不该因为担心祖母的寿宴被破坏,因为害怕就不把事情说出来。”

说着,叶寒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以为,若是大姐姐命大不死,那么晚上一日再去救大姐姐,也该是无事,若是大姐姐当真不幸去了,我不忍看祖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的寿辰之日变成亲孙女儿的忌日,便觉得拖后一日更为稳妥。”

“说来说去,是我想岔了。”

叶寒怜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爹,此事是我错了,我不该为了祖母和心中的害怕就瞒着此事,凭白害大姐姐吃了那么多的苦。”

“若是我早点说,虽然坏了祖母的寿辰,可是能让大姐姐少吃点苦,若是祖母因此心中有什么不舒坦,我都该受着的,是我考虑不周,才累了大姐姐。”

“我的怜儿……”

听到叶寒怜的话,柳姨娘一把将叶寒怜抱在自己的怀里:

“侯爷,你若要怪要罚,便怪我,罚我吧,是我不好,才让怜儿有这样的委屈。是我没把怜儿教好,不该让怜儿事事以娘为先,才迟了先机。”

“你、你们……”

看到抱成一团,哭成一团的柳姨娘跟叶寒怜,叶纪谭一脸的无奈:

“本侯还没说什么,你们何必哭得如此。”

说得越多,叶纪谭不但不觉得问题越来越明朗,反而变得更加头疼。

怜儿再怎么样,都是为他娘的寿辰打算,要说怜儿完全错,也并非如此。

可要说怜儿没错,那么萱儿摔下悬崖之事,便就此了过?

不可能!

“怜儿,无论你有再大的理由,你差点害了萱儿的性命乃是事实,所以为父必须给萱儿一个交待。”

叶纪谭吐了一口浊气,看着叶寒怜:

“为父罚你禁足三个月,抄《列女传》百遍,月银免一年,你可服气?”

“自然服气。”

叶寒怜跪在叶纪谭的面前,垂着小脸,掩住眼中闪过的阵阵阴光,娇软地说了一句。

“轻烟,你不是敬主母,罚你禁足一月,家规十遍,你可服气?”

罚了叶寒怜,柳姨娘自然也是逃不掉,毕竟柳姨娘可是在众人的面前对江紫苏不敬的。

“我虽不服,但为了侯爷,却愿意认罚。”

柳姨娘声音哑了哑,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与委曲求全。

若不是江紫苏插足,她才该是侯爷的正妻,叶家的主母,所以是江紫苏破坏了她的幸福,欠了她的。

她若是叶家的主母,又怎会有之前的事情,侯爷身边的位置,本该就是她的。

只不过,为了不让侯爷为难,所以便是不愿,这个罚她也认。

“轻烟……”

柳姨娘这话一出,叶纪谭之前对叶寒萱满满的愧疚现在全转到了柳姨娘跟叶寒怜的身上。

“轻烟,你跟怜儿与萱儿她们不一样,你们为本侯所做、所受的,本侯都记着。”

叶纪谭握了握柳姨娘的手,正因为亲疏有别,所以有的时候,他一次又一次地只能选择委屈自己的至爱与至亲。

好在,轻烟跟怜儿都是好的,能理解他的苦楚。

懂事如轻烟跟怜儿,他平时怎能不多疼着一些,以做补偿?

他待紫苏跟萱儿已经够好了,紫苏和萱儿多知足一些,那该多好。

《盛宠嫡妃:侯门医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