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朝元纪事》熙元纪事 Twink 朝元纪事小说大结局

朝元纪事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朝元纪事》是月珑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朝元纪事》精彩章节节选: 眼看这幅情景,流民渐渐安静下来,没有原先的躁动,不过还是围坐成圈,戒备地看着宣清和。眼神中透露出担忧的神色,要是在这里被抓了也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3 00:06: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朝元纪事》是月珑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朝元纪事》精彩章节节选: 眼看这幅情景,流民渐渐安静下来,没有原先的躁动,不过还是围坐成圈,戒备地看着宣清和。眼神中透露出担忧的神色,要是在这里被抓了也不

《朝元纪事》免费试读

眼看这幅情景,流民渐渐安静下来,没有原先的躁动,不过还是围坐成圈,戒备地看着宣清和。眼神中透露出担忧的神色,要是在这里被抓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眼前这人给了他们食物,可见是个有钱的人物,瞧着刚才那番举动,恐怕不是囊中之物。元汐拂去眼前雪花,问道:“你们打劫我们车马作甚,我瞧你们这群人里竟然还有女子。”

“不打劫别人我们哪里能活到今天!”有人义愤填膺地说。

“你们原先是做什么的的,竟落得如此田地。”元汐可不觉得现下盗贼肆行到白天明目张胆行凶了。

宣清和对此事倒略知一二。这些流民,多半是地方破产农民,失去自己可以耕种的土地后,生活哪里还有依附,连残存的小块土地都没有保住,吃饭就成了大问题。为了活下去,难免沦落成流民、匪徒之类。还好今日遇上的不是匪徒,那些人更加凶暴。可是他们是怎么失去土地的呢,这些人数目不小,显然不是经营不善所致。

宣清和暗自想了一会,元汐还在询问。元汐只知土地对农民的重要性,不知这其中弯弯道道,原来农民也是无地可种。

“你们县令不管你们百姓死活吗?这种事情不应该上报,丞待解决吗?”

若是不走运被抓了去,做苦役都是最轻的刑罚,官兵见到我们便会就是驱赶,杀害,听话的还能充当苦役,像我们这些只有曝尸荒野的命运了。

“县令,哼,县令只是空有个花架子,将我们如同家犬一般驱赶来驱赶去。正是他将我们害成此番鬼样子。你们要是不想多惹事,就速速离开此地吧。我们拿了你们许多财物,确实为人耻笑。为了活下去,我们也是走投无路。如若不是,谁又愿顶风作案呢。”元汐见说话这人不像普通农户,再一细问,这人先前是个教书先生,言语间颇有不满。

“既是教书先生,又为何沦落至此。”元汐觉得事情越发离奇了起来。一旁的宣清和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飘忽不定,隐隐有些不安。“这事可不简单。”

那教书人只冷笑,其余的话不肯再提。半晌,又嘿嘿地笑起来,元汐见旁人并无异色。那教书人又破口大骂起来,咿咿呀呀说个不停。方才元汐看见的那女子,此时也狰狞着脸狞笑着,还不时用指头指着元汐。更挪着步子,朝元汐方向来。

元汐杏眼圆睁,瞥过头去看宣清和。身子也往宣清和那边靠了几步。宣清和也是一惊。

旁边有人解释道:“别怕,这小玉是在向你们道谢呢。她人是疯癫了一些,可是没什么恶意。可怜她一个姑娘家,跟着我们四处流窜。”“那人又是怎么回事。”元汐暂时还接受不了这样的谢意。

“他那是癔症,大夫说瞧不好了。时好时坏的。清醒的时候还是平日那个模样,发作起来就像现在这样,不要理会就好了,他自会清醒过来的。”众人都习以为常,看来这些人待在一起久了,彼此还算了解。

“唉,都是苦命人啊。那教书匠唤作刘康,原是村上普通的教书先生,因着颇有学识,也很受大家尊敬。只不过他家中突生变故,从此便一蹶不振了。”

“什么变故,竟让他消沉至此!”

“此事说来话长啊。他原本是将要娶亲的,可不知怎的,那女子失踪了,刘康那人死心眼,那女子又是他青梅竹马,住在同一个村子上的,从小要好,情谊深厚。”那人咳嗽了几声,又接着说。

“刘康便非要找那姑娘不成,书也不教了,变卖了薄田,支撑他这么些时日。官也告过,也花钱请人帮忙四处找过。他们村上,失踪了姑娘的,可不止他们一家,还有那同村的刘五家。”

“这事为何如此蹊跷,全是失踪妙龄女子。单我知道的就已经两起,而且是在同一村里。”

“谁知道呢,兴许是冲撞了神仙,撞上霉运了。何止他们,我们也该好好拜拜神仙呐,可怜可怜我们这些蝼蚁们吧!”

“拜神仙有用吗。”元汐竟不知神仙还有这样的力量。

“那是自然,可是我们没遇到一个可以拜的好神仙。”

这地方本来连年战乱不休,好多人为了躲避战乱,也是毅然决然踏上这样一条路,想着走出去就好了,不用被抓去充军,也不会惨死战场了。可是现在呢,一无所有,还不如当时去充军,还能混一两口饭吃,在家的,赋税交不上,在外的,命不保夕。

“那你们抢别人的就算对吗?”元汐知道事情很难解决。况且现在的她没有一点能力,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哪里还能干预他国的朝政。

“我们这其中许多,不过是被人骗取了钱财,失去了土地。又不会做些别的。田地本非我们所有,租了人家的田地,又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这些人过得是猪狗不如的日子。”

为首的带头的都是这副模样,元汐不知他们要怎样存活下去。元汐暂且还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好在手头银钱之类的还有之。

于是元汐想散些银子给他们,要他们好生安置。天寒地冻。其间好多人还赤着脚,皲裂的皮肤,在人人都准备迎接新年之际,这些人还在为一口饭四处奔逃。元汐最看不得这些的,在青国时,看见的只有小摊小贩安居乐业,可是同样的天空之下,眼前的人却颠沛流离。元汐于心不忍。

尽管元汐聪慧,却难测人心。元汐单纯以为给他们些财物,就有了保障,可以另寻些别的生计,做些小本生意也能养家。

元汐那些碎银还攥在手里,话还未出口,那些围坐着的人早已蠢蠢欲动,在钱财面前,哪还顾得上什么矜持,何况颜面换不了一碗白米,半碗粥。宣清和眼见那些人见财起意,急急去拉元汐衣袖,可还是迟了一步,有几个竟上前来抢,平日可没见过这么好心的善人,今日碰上了,还不得好好利用一番。错过了,到哪里去找这白花花的银子去。

宣清和欲一把拍掉元汐手里的银子,有个人已经伸着满是污垢的手去掰扯,宣清和一怒,一掌劈下去,那人就哎哟娘呀爹呀地乱叫起来。宣清和拉着元汐那只手,白皙的手背上已经有了一道半寸长的伤口。是刚才那人指甲划伤的,宣清和恨铁不成钢地对元汐说道:“逞什么强,真把自己当男子了!”

“可不是嘛。”元汐其实受了惊吓,却并说出口。

宣清和见元汐这时候还同他开玩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朝元纪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