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唐徒》唐徒 此而非 总受 唐徒by此而非

唐徒

历史连载中

《唐徒》是此而非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唐徒》精彩章节节选: 陈权好像是在做梦。 当耳边听着杜牧念出了那首从小便学过的诗,陈权考虑的是,未来的课堂上老师是如何讲解这首诗的呢? 大概是会说唐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5 06:02: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唐徒》是此而非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唐徒》精彩章节节选: 陈权好像是在做梦。 当耳边听着杜牧念出了那首从小便学过的诗,陈权考虑的是,未来的课堂上老师是如何讲解这首诗的呢? 大概是会说唐代

《唐徒》免费试读

陈权好像是在做梦。

当耳边听着杜牧念出了那首从小便学过的诗,陈权考虑的是,未来的课堂上老师是如何讲解这首诗的呢?

大概是会说唐代文学家杜牧于某年清明偶遇一路人,有所感后写下了这千古名篇,之后便滔滔不绝的谈写作方法,讲审美感受,最后布置考点。而自己只是个无名无姓的路人。

当然了,这还算好的,或许自己这个路人的身份都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突然间陈权觉得有些不甘,就是不甘。自己并不聪明,还有些懒散,随遇而安更是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可是不管如何,陈权都不想做个没名没姓的人。

于是陈权暗自下了个决定,自己定要做个有名姓的人,哪怕是被记上一句一字也好。

就这样,一首诗改变了陈权,也改变了历史。

——

陈权和杜牧随意的在这杏花村简陋的小酒肆中坐了下来,那两名护卫也自寻了个位置,依旧是警惕的模样。

或许是因为下雨的关系,生意并不好,原还想着或许能遇上之前的那几位书生,这样自己可以厚颜借着杜牧的酒来表示下谢意。不过遗憾的是并未见到,也就帮杜牧省下了。

酒肆内几张粗制的小桌,几把矮椅,酒器也只是大碗,这时节的天还凉,加上下雨,店家很周到的燃了火盆放在桌边,还递了几条麻布给众人擦拭身上的雨水。

杜牧熟练的点了两壶酒,等端上后倒入碗中,陈权明白了为什么三国演义的那首歌里唱着“一壶浊酒喜相逢”了,真的是浊啊。

酒色有些绿,有些黄,里面能看到不少杂质,就像是一只只小虫在嬉戏,如果有洁癖的话恐怕还真的有些难以入口。

“陈大郎,先敬你那前辈可好。”杜牧似乎没在意酒如何,马上端起了碗。

陈权也举起了碗,心里默默念着,“老道,你平常喝水老是装模做样的,今天我来代你喝酒”。然后便一碗整个灌了下去。

味道有些淡,有一点怪,但确实是酒,陈权砸吧了一下嘴,细品了下,别说,还挺好喝,比以前喝的那五十度起步的白酒舒服多了。

两人对饮了一碗酒,酒肆的店家又端出了一份陈权认不到的吃食,看着像是某种糖熬制的。可能是发现了陈权好奇的模样,杜牧指着说;“饧”。寒食清明无它不可“。

“不知陈大郎此后做何打算呢。?“杜牧慢慢品着酒。

”我先去潭州寻那前辈故友,之后便当个和尚,再还俗。“陈权好奇的吃了一口那个饧,有些甜,味道不错。

”为何一定要做和尚。”杜牧问道。

“嗯,我的户籍大概是丢了,家中也无亲人,加之有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所以我那前辈便帮我想了个办法,说是今天子厌佛,所以僧籍或许会拿的容易些,等取得了僧籍再去官府自行削籍还俗,官府也会给个新的身份。”考虑了一下,陈权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里也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竟是这样,你那前辈确是看到通透,此法虽是有些取巧,于今时倒也有几分可行之处“。杜牧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

”想来你那前辈也是方外之人吧?这僧籍说来似容易,可若非个中之人,倒也是难办的很。”杜牧又问。

“正是呢,我那前辈是个道人,说来倒有一事倒想问下十三郎,你可知长安的玄都观?”陈权想起来老道度牒上写着的玄都观,便临时起意问一下,或许能有所得。

“玄都观吗?自是知道,崇业坊内的玄都观怎会不知,北周建德三年,北周武帝令截佛道二教,并毁其经,逐道士沙门,还俗为民。之后就设了通道观,供僧道儒三教人士讲学修法,周亡后,前隋另建新都,便迁了通道观过来,更名为玄都观。本对着的靖善坊内还有一兴善寺,一寺一观共镇长安,不过今时天子灭佛,那兴善寺也多有损毁了“。

杜牧谈兴大起,饮了一口酒接着说:”玄都观之桃花冠绝长安,早年刘梦得①曾在观里做了诗:““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也便是因此诗恶了武伯苍武相国,被贬了岭南。十四年后刘梦得再回长安,复又写了:”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这两诗更是让玄都观名声大噪。“

”玄都观的桃花,不知我何时再能得见了。“或是想到了自己的的一些遭遇,杜牧轻叹了一声,又猛灌了一碗酒。

”你那前辈可是玄都观中人?。玄都观名满长安,皇室权贵皆十分看中,如是在那里落脚修法的,也是极不易之事,许是道门高士。那或许我还认得,在长安时,我也爱那桃花的。“杜牧想了想又问。

”嗯,也只是听闻他曾游历过玄都观,再多的也所知不详了。“老道之死让陈权心里有个结,充满疑惑的结,他并不打算将老道的身份说给别人,哪怕是这位新朋友。

大概看的出来陈权有所隐瞒,但杜牧也未在意,谁都有不可对人言的秘密,所以杜牧也只是一笑,便又自饮了起来。

”十三郎,还有一事想问你,你可知仇士良”?陈权陪着喝了一碗后又问。

”咳“”咳“,一直洒脱的杜牧听到这个问题却险些把碗丢下,酒水洒了一桌,止不住的咳了起来,不远处两个护卫的眼睛也立刻死死的看了过来。

”咳,“”咳’,陈大郎何故问此人?莫不是与其有旧?“杜牧抹了抹胡子,紧紧的盯着陈权,话里添了些冰冷和疏离。

看起来杜牧应该不是仇士良的朋友,不过还是要谨慎些才对。想了想,陈权淡淡的说:“倒是没什么关联,只是听我那前辈提及过此人,言语中颇多不喜之意。我那前辈为人倒还是和善,所以有些好奇此人是谁,惹的我那前辈厌烦。”

杜牧好似要看穿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新友,有些圆的眼睛此时眯了起来,细细的打量着,好一会,才缓缓的开口:“陈大郎,你可知方听你提了仇士良,我便想立刻起身别过了。“

”十三郎,我只是一个寻常的小人物,之前幸遇了前辈偶提及些人事,虽是略有所得,可多是不解。“顿了顿,陈权又说:”便是今日你我交谈时提及的那些人我也尽是不知的,若是因我之言恶了十三郎,实非我意,我,我还是告辞了。“说完陈权便起身,冲着杜牧行了一礼,打算走出这个酒肆。

”陈大郎且坐下,哎,是我多心了呢。"陈权将将走出的时候,杜牧的话终于响了起来,陈权故作了下犹豫,才又慢慢坐了回来。

两人沉默了一会,杜牧缓缓开口道:“仇士良,你说你那前辈不喜,呵呵,这天下有志之人又有谁不恶此贼呢?”说完似泄愤一样灌了一碗酒下去。

“那仇士良,霍乱天下的权阉,其人横行不法,酷烈残暴,上欺天子,下辱群臣。11年前,文宗皇帝不甘为阉人所制,定策以赏甘露之名尽除之,可恨那受了天子诏令共行此举的李训,郑注等人心思诡诈,事未成便争功各自算计,消息终是为那仇士良所知,乃致事败。后仇士良挟持天子,于京中大肆屠戮朝臣,这场屠杀让朝中公卿半空,其间更有无数百姓死于军乱,一时间京中尸横遍地,如入地府。甘露事后,仇士良更是多番折辱天子,气焰熏天,文宗崩后,仇士良矫诏立了现今天子,并怂天子杀陈王,安王,杨妃。仇士良啊,一禽兽尔,“杜牧恨恨的一气说完。

仇士良是太监?听着杜牧的话陈权想着,历史书上好像写过汉唐明的太监都挺嚣张,不过自己能记得的是刘瑾魏忠贤这些,唐朝的还真不清楚。

难怪那日的头领声音那么的诡异,当时便有怀疑,可自己当时伸出去那污秽的一刀好像确实是刺中了什么,所以他的同伙应该是没割的?不过话说太监是去两点还是两点一线尽除呢?还有老道又怎么惹上了太监的,想不通啊。

"哈哈,不过那仇士良也死了,家也破了。当今天子虽是为其所立,可素怀大志,怎容得他嚣张跋扈。天子面上虚以委蛇,实则筹划图之。会昌二年,便削其权柄,三年,仇士良自请离宫避祸,出宫后,亦知其作恶多端,恐为天子诛杀,听说,竟被吓死了。哈哈哈哈,来,陈大郎,天诛此贼我等当满饮一碗“。说着杜牧便举起碗来,陈权也赶忙陪了。

”十三郎,那仇士良是个太监啊,怎会如此嚣张,还能胁迫天子“?这是陈权想知道的事情,对于唐朝历史所知太少了,想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漏过,特别是老道的事情陈权希望能有个了结。

”太监,是啊,说来可笑,以前我看汉书之时亦曾想,怎么炎汉天子竟被家奴控于掌中,甚至为家奴所害,也多有不屑之意。可未曾想本朝竟也会如此,哎“。

”天宝年安史贼乱后,这大唐便不比过往了。自玄宗后期怠政,故政事多假手高力士,可幸是高力士形单影孤,虽权重却为害不深。安史乱起,肃宗于灵武仓促登基,多赖了宦官李辅国之助,肃宗也自然依其为臂膀。也正是因安史之祸,天子见疑武人,便借内官家奴驾驭兵事,那李辅国也是至此掌控天下兵马,权倾朝野。当时便是朝中宗亲宰相亦称之为父。肃宗崩后,李辅国扶立代宗,因慑其威,代宗更是尊其“尚父”。啧啧,一届家奴竟也当得起天子“尚父”?虽李辅国后为代宗所诛,可因旧事天子却不得

《唐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