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赐逆旅》天赐良儿 Size Queen 天赐逆旅同人

天赐逆旅

玄幻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赐逆旅》的小说,是作者东西偷余生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月过后,神龙与寒川便动身前去北央,两人一同启程。 神龙只腾云驾雾,就将寒川甩出了几百里之远,寒川起步晚,又因御剑技术不娴熟,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9 00:08: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赐逆旅》的小说,是作者东西偷余生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月过后,神龙与寒川便动身前去北央,两人一同启程。 神龙只腾云驾雾,就将寒川甩出了几百里之远,寒川起步晚,又因御剑技术不娴熟,在

《天赐逆旅》免费试读

一月过后,神龙与寒川便动身前去北央,两人一同启程。

神龙只腾云驾雾,就将寒川甩出了几百里之远,寒川起步晚,又因御剑技术不娴熟,在云端横冲直撞了许久,活像头被囚了几万年重见天日的凶兽,神龙怕她惹事,又怕她从云端跌下去,只好停下来等她。

好容易看到寒川的身影,神龙正欲招手,没成想寒川箭一般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寒川一路狼吼般从神龙眼前消失,速度之快,叫神龙想出手相助都难。

神龙只好随她而去。再说寒川在谪仙剑上左右摇摆,她虽在崖上练过一月,可真正飞上了云头,心里仍然怕得要死,下界连绵不断的山川,她看都不敢看半眼,仿佛只要她一睁眼往下看,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下落。

谪仙剑虽快,可寒川的实力却差,再加上神龙施了法术,那谪仙剑受到神龙的压制,速度逐渐就减缓了。

寒川回头看到神龙驾着云追来,谪仙剑又平稳了,她才安心盘腿坐下,任由神龙驱赶谪仙剑前行。

两人驶过了大片山河,行过了众多邦国,终于到了千里之外的北央。

神龙提醒寒川道:“寒川,到了。”

寒川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侧着头往下看,只见云雾下地动山摇,她晃了晃身子,急忙后退一步。

听到神龙嘲笑她,刚转过身去,神龙神色忽变,不等他喊出声来,寒川便察觉到一股杀气,再转身时耳边风声蹿去,只见金光突然闪来,她急忙侧身躲开,一个趔趄便从谪仙剑上摔了下去,谪仙剑被另一道光击中,直直的从半空坠下去了。

神龙反应敏捷,及时出手运功将她托住,带着她往谪仙剑掉落的方向下降。

两人落在一片林中,不等寒川道谢,神龙道:“将谪仙剑召回来。”

此时林中某处,一个面若桃花的少年正握着谪仙剑得意洋洋道:“竟然是战神的佩剑,真不枉我来北央国一遭,这回捡到宝了!”

少年尚未从欣喜中醒过来,手里的宝剑却忽然剧烈颤动起来,他心生疑惑,猛地被谪仙剑拽了出去。

少年顾不得多想,只紧紧拽着谪仙剑不松手,一路被草木擦破了脸,十分狼狈。

寒川伸手握拳,片刻后听到谪仙剑的嘶鸣声和惊慌的人声,寒川再看时,谪仙剑拖着一个人从林子里飞了出来。

那人死死拽着剑柄不放,谪仙剑认主,这时见到了寒川,颤动的更厉害了,那少年终于支撑不住,被谪仙剑扔在地上,吃了满口的黄尘。

谪仙剑浮在寒川面前,由暴戾转为乖顺,剑身散着冰蓝的光,寒川收了剑,再看来人,少年一腔怒火,从地上爬起来,就杀了过来。

神龙早闪到一旁看热闹了,寒川与那少年斗在一起,几个回合下来,少年渐渐支架不住,又被寒川惹恼了,怒吼一声,先前的人样变成了狼人的模样,头顶露出两只雪白的耳朵,双手变成了坚韧的钢爪,朝寒川扑了来。

寒川面不改色,怒喝一声,劈出一道白光,那光瞬间变成数十道光剑,一齐杀了出去。周围顿时黑云滚滚,黄尘四起。寒川趁势飞速跃起,双手持剑,狠狠向那少年刺去,少年早被光剑砍伤了腿。

他自知战败,正想开口求饶,不料对方出手太快,他眼睁睁看着那人的剑向他刺来,忙闭眼大喊道:“我乃天山雪狼王之子,你……”

少年用手臂挡住脸,却听到刀剑相撞的声音,那声音刺耳至极,少年捂着耳朵睁眼,却见对方被另一股力量击中,一眨眼功夫就被打了出去。

寒川后退了数十米,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才不至于撞到粗壮的树干上。身后那人的长发散到寒川身前,寒川认出那人是神龙,神龙拖着她落地,寒川道:“为何阻止我?”

神龙道:“这小孩杀不得,他是雪狼王的儿子。”

两人齐齐看过去,少年收了狼耳狼尾,气呼呼道:“死丫头你听好了,我叫顾羡,今日你伤了我,日后落到我手中,我定要叫你褪一层皮。”

说完,顾羡负伤逃走了。

神龙道:“怪我记性差,竟忘记那雪狼王之子顾羡生性骄纵,最爱惹是生非,强取豪夺。”

寒川道:“他不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性情竟如此蛮横。”

神龙道:“你也丝毫不差,招招毙命。”

“不过这妖仙怎么会看上谪仙剑?”

“人人都知道你拿的是宝物,是战神的佩剑,只有你认为它不是神物,不弃看上谪仙剑有什么奇怪的。”

“不弃?大人认识那个孩子?”

“不错,他正是雪狼王顾沉野的孩子,我算是他的小伯。当年我寄身天山时,曾与顾沉野以兄弟相称,后来我离开了天山,再没有回去,多年后才知天山出了变故,顾沉野不幸身亡时,不弃尚在襁褓中,一转眼他已长大成人了,他是雪狼王唯一的孩子,想必自幼受族人溺爱,性格傲娇些,本心却不坏。”

“原来如此。”

再说顾不弃落荒而逃,一路跌跌撞撞,艰难至极,最后显出真身,逃了许久,看到一间荒落的草屋,他伤得太重,再顾不得其他,钻进那草屋就昏倒了。

再醒来时,原本皮开肉绽的腿被人用粗布包扎好了,虽有些疼痛,好歹止住了血。

顾不弃环视四周,见草屋破烂不堪,身下铺着一层厚厚的干草,身旁坐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孩子满身是灰,唯有双眼明亮出奇,纯真可爱。

顾不弃嫌弃草屋杂乱,正欲从草堆中起来,那孩子却将他抱在怀中,转身对他姐姐说道:“姐姐,你看,小狗醒了。”

顾不弃本就心中郁闷,听这孩子说他是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张牙舞爪哼唧乱叫起来,小孩被他逗乐了,对他姐姐说道:“姐姐你看这小狗,他好可爱啊。”

女孩道:“阿白,你看看你,我们自己都活不成了,你还去管一条狗。”

她扯着孩子的衣服道:“你把衣服撕烂了,就为了给这条狗包扎伤口,你这么喜欢他,干脆和这条狗一起生活吧,以后别叫我姐姐了。”

顾不弃低头看了看腿上的粗布,再看看男孩,心生感激之情,竟莫名喜欢起这个孩子来。

男孩道:“姐姐,反正我们都活不久了,我死之前救活了这条小狗,也算是做了些有意义的事情啊,姐姐你就别生气了,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姐。”

女孩敲敲他的额头,道:“姐姐不会让你死的,我们要一起活下去,将来为爹娘报仇。”

男孩转过身道:“姐姐,我会的。”

顾不弃正考虑如何逃走,忽然感到头顶湿润润一片,他抬眼一看,原来那个孩子正在偷偷掉眼泪。

小孩子眼睛清澈灵动,眼泪汪汪的模样却使人徒生怜悯之情。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他的眼里不该有凡人的愁怨才对。

“阿白,这里有些野菜和清水,姐姐再去找些吃的东西来。”

女孩无精打采,正欲出草屋,男孩道:“姐姐,我和你一起去。”

“阿白听话,姐姐马上回来,你要藏好,别叫人看见了。”

女孩走后,男孩放下顾不弃,去地上端来野菜清水,顾不弃心中大喜,急忙起身逃跑,不料腿上的伤口裂开了,他霎时疼的龇牙咧嘴,再不提逃跑一事,静静窝在草堆里,等那孩子过来。

男孩将一只盛着水的破碗放到顾不弃面前,说道:“小狗狗乖哦,先喝水,再吃点野菜。”

顾不弃吃惯了山珍海味,哪会瞧得上一碗平淡无味的水,任孩子怎么哄骗,他就是不喝水。

男孩又自言自语道:“狗狗是不是不吃野菜啊?你要是不吃东西会饿死的,可我没有其他东西给你吃了,不然我把菜叶子嚼碎了,喂你吃吧。”

顾不弃一听,狼耳狼尾齐齐竖起,浑身的毛发都在颤抖。

他心里骂道:“呸,恶心死我了,我饿死也不会吃你嚼过的东西,饿死也不吃!”

男孩道:“你要是不喜欢吃菜叶子,那就喝水吧,我把我的水分给你,我们都不要告诉姐姐,不然她会生气的。”

顾不弃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碗里的水,男孩抚着他的毛发笑道:“你真是条有灵性的狗,我好喜欢你。”

顾不弃再次被叫为狗,他已经懒得去解释了。他懒懒的趴在草堆里,懒懒的盯着男孩看。男孩八九岁的模样,面黄肌瘦,穿的破破烂烂,像个小乞丐,着实不怎么讨喜。

顾不弃想起自己腿上还裹着他的粗布,嘲笑他道:“你个小鬼,自己都寒酸死了,还记得帮我包扎,我说你可真傻,真是个傻子。”

他随即又莫名高兴起来,便想着如何叫孩子也高兴些,好报答他的恩情。

顾不弃自言自语道:“看你这么穷,我就送你一座宅子,送你吃不完的美食,再送你花不完的钱财,叫你一生衣食无忧。”

正欲施法,却发觉力不从心,顾不弃才想起受伤的事,恨恨地道:“那个死丫头,将我伤的这么重,我连法术都使不出来了,待我下次见了她,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对不住啊,我现在没法给你送宅子了,不过我既然承诺了你,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夜间,女孩拖着疲累不堪的身体回到草屋中,将两块饼递给男孩,说道:“阿白快吃吧。”

男孩将一块饼递给女孩,将另一块饼偷偷分成两半,一半留给顾不弃。

他悄悄说道:“乖,快点吃吧,别叫我姐姐看到,不然她又该责备我了。”

顾不弃肚子里早空了,他虽不愿吃凡人的东西,但抵不住诱惑,心中说道:“我就尝一口吧。”

然后他一口将半块饼吞进了嘴里,男孩明显被吓了一跳,见他细细嚼

《天赐逆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