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余花落尽笙歌晚》余花落尽青苔院小说 BG文 余花落尽笙歌晚女王

余花落尽笙歌晚

短篇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余花落尽笙歌晚》是水夕崖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笙,楚杨,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子鱼收到两人递上来的纸条,先看了随安的,对于内容并无意外。接下来是余笙的,只看得一眼,他就忍不住笑了。 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把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3 06: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余花落尽笙歌晚》是水夕崖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笙,楚杨,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子鱼收到两人递上来的纸条,先看了随安的,对于内容并无意外。接下来是余笙的,只看得一眼,他就忍不住笑了。 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把纸

《余花落尽笙歌晚》免费试读

沈子鱼收到两人递上来的纸条,先看了随安的,对于内容并无意外。接下来是余笙的,只看得一眼,他就忍不住笑了。

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把纸条递给楚杨,道:“依属下看,殿下的第三题,可以开始想了。”

随安一听,愤然道:“先生怎可长他人志气?!”

“哟!小随安这是不服气?也罢,你男子汉大丈夫,先让这位......不知姑娘怎么称呼?”沈子鱼说到一半转问道。

这位女刺客叫什么余笙也不知道啊,但是嘛,“叫我余笙就好。”

沈子鱼点头,赞道:“余花落尽笙歌晚,真是好名字。”

余笙干笑两声,“呵呵,第一次知道我的名字还能这么解释。”

只是,稍微凄凉了点儿。其实她的名字没那么有诗意,只是因为老爸姓余,老妈年轻时追的一个男歌星吹得一手好笙,所以就给她的名字里起了个笙字。

沈子鱼礼貌的笑了笑,“那好,不如就先从余姑娘的开始吧。”

楚杨把余笙写的纸条递给随安,随安信心百倍的接过,打开后瞬间僵在了原地,纸条上只有寥寥数字:

把自己的拳头放进自己嘴里。

这女人脑子莫不是有病?!

余笙看着他脸色不停的变幻,笑得很是妖娆。

“你......先来!”随安咬牙道。

“先来就先来。”余笙毫无偶像包袱,捏着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张开嘴,一点一点的把拳头塞了进去。

在场其他三人面色各异,尤其是随安,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余笙看自己的目的已达到,啵的一下把手拔了出来,在身上擦了擦口水,抬手示意道:“该你了。”

随安故作镇定的脸色有了些许龟裂,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捏起拳头缓缓放在嘴边,但无论他怎么调整角度,最多也就能放进去二分之一。

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余笙忍不住哈哈大笑,连沈子鱼也笑出了声。

楚杨估计也想笑,不过最终只是抿了抿唇角。

随安脸皮薄,被他们笑得羞赧,拿开拳头气急败坏道:“这什么破试题,简直儿戏,不可理喻!”

余笙得意道:“愿赌服输,这局,我赢了。”

随安深吸了两口气缓了缓才道:“投机取巧而已,若你只有这些小聪明,那接下来就等着输吧。”

余笙浑不在意的耸耸肩,“你管我小聪明还是大聪明,赢了你不就行了?好了,别浪费时间,继续吧。”

沈子鱼把随安的纸条递给余笙,果然如她所料,上面写的是,算经。

在东黎国,为了增加皇权的威信,算术就和铁矿、盐一样,属于国有财产,并不在民间普及。所以对于平民大众来说,懂算数的并不多。

随安作为楚杨的贴身侍从,除了机灵体贴之外,还对算术比较有天赋,再加上沈子鱼特意暗地里为她寻了一位算经大师做老师,年纪虽小,也算是学有所成。

平时府里账房管的都是些明账,楚杨的私账全部由随安经手。

所以,他选择算术作为比试项目,倒是在余笙意料之中。

余笙好歹也是经历过高考数学满分,并且高等数学也是满分的人,当然也不带怕的。只是知识太久没用过,也不知道临场发挥能想起多少来。

她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这丝丝不确定,在其他人眼里就是怂,让随安的士气顿时大涨。

“在下先来讲讲规则,两人轮流出题对方作答,答不出来者则为输家。”沈子鱼道。

余笙点头表示没有异议,随即看向随安说:“刚刚是我先,现在换你先吧。”

要知道,这个谁先谁后对赢得比试还是有区别的,先出题的那个人明显占优势,毕竟如果随安出的题余笙答不出的话,那她就连出题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判定为输家。

在别人看来她这一做法就算不是胸有成竹,也带了大家风范。

可惜随安急于找回面子,完全没有推却一下的意思,直接道:“那你可要小心了。”

他应该是早就想好了试题,下笔有如行云流水,很快就写好了递给了余笙,余笙边看边念:“一百馒头一百僧,大僧三个更无增,小僧三人分一个,大小和尚各几丁。”

对于习惯看白文的余笙来说,突然见到这诗题还有些不习惯,先在自己脑袋里翻译了一下。

随安看她皱起眉,心里已经开始窃喜,只是那喜才刚冒头,就听了见她的声音说:“大和尚二十五个,小和尚七十五个。”

随安震惊,“你......”

这题不难,但这么快的答题速度,沈子鱼看她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思量。

只有楚杨不动声色。

余笙看随安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答对了,对他挑挑眉以示胜利。不过到她出题的时候就有些犯难了,脑子里倒是有几道高等数学题的模型,但是用来欺负小孩子好像有些过了。

听说他比楚杨还小一岁,那就先随便出一道试试:

一家客栈,一共有八十个房间,如果把每日房钱定在一百六十文,则客满;房钱每涨二十文,就会失去三位客人;每个住了人的房间每日所需服务、维修等支出共计四十文,问:怎么定价才能赚最多的钱。

问题一出,不仅随安在算答案,连沈子鱼也悄悄的解。

余笙在等待答案时,随手拿起桌上碟子里的点心放进嘴里,也不知道是她饿得久了还是这古人的手艺好,觉得非常好吃。

等她吃完第五块儿的时候,随安解出了答案,道:“三百六十文。”

双方都答出了正确答案,第二轮由余笙先出题。

余生想了想,还是没出太难。比赛嘛,总要有点儿跌宕起伏才精彩,先来个一比一打平,才会显得最后一局格外有紧迫感不是?

不过问题也不能太简单,省得对手觉得被侮辱。

所以随安拿到的题目是:桌上有两千根点燃的蜡烛,小明和小红分别吹灭了七十八根和三十二根,又一阵风吹灭了两百四十六根,请问桌上还有几根蜡烛。

随安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道:“还剩一千六百四十四根。”

听到答案,余笙猝不及防的愣了一下,默然三秒,道:“这不是一个单纯的算术题,要不然,你再想想?”

“不用想,我确定这是正确无误的。”随安语气坚定道。

余笙不由得摸了摸额头,这个游戏,结束得......还真是猝不及防啊!

《余花落尽笙歌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