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农门长姐有空间 免费下载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小说完结版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

古代言情已完结

随心漾新书《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由随心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郝甜,阮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二天清早,南荣斐的一群手下就敲敲打打地开始了建房造屋。 此时恰逢第一季谷物收割完毕,田里的粮食都收割上来了,没有浪费。 那三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5 00:08: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随心漾新书《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由随心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郝甜,阮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二天清早,南荣斐的一群手下就敲敲打打地开始了建房造屋。 此时恰逢第一季谷物收割完毕,田里的粮食都收割上来了,没有浪费。 那三家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免费试读

第二天清早,南荣斐的一群手下就敲敲打打地开始了建房造屋。

此时恰逢第一季谷物收割完毕,田里的粮食都收割上来了,没有浪费。

那三家佃户有新的田地耕种,就转移了阵地。

郝甜嫌吵,带着一家大小搬回了县主府。

一个月后,南荣斐传消息来,说是新宅子建好了,让郝甜又搬过去。

于是又折腾了一番。

去乡里除了避暑,更重要的是等郝嵩和郝风。

虽然父子俩至今杳无音讯,但郝甜抱了期望,指不定这二人也如阮氏那般,某天就回来了呢!

未免父子俩某天归来却找不到人,或是错过,郝甜决定等在小虾村的村口。

虽然郝甜现在是县主,名头挺响。

但父子俩原先却是不知情,万一他们千辛万苦赶回来又恰好就没听到这个消息,只知道往小虾村里寻。

就像阮氏当初走到木寨楼门口都只剩半口气了,父子俩若也是这般,那半口气可不够折腾一番去县主府的了。

郝甜和阮氏现在都要带小崽儿,没精力自己出去寻找这父子俩,只能苦苦等待。

县老爷从郝甜这里得知郝嵩和郝风父子俩可能还活着,也派了衙差出去寻找。

郝甜更是花银子让胖牛找了江湖门派去寻。

但至今没有找到人。

……

再次搬回木寨楼,郝甜有些傻眼。

南荣斐竟然将那八亩田的面积都圈起来建了宅子。

比县主府大了两倍的青砖灰瓦大宅,三个主院,其间的亭台楼阁错落有致。

南荣斐这货还奢侈地搞出了人造湖和假山。

有银子就是任性啊!

与之对比,郝甜觉得她的木寨楼寒酸得不要不要的。

南荣斐想让他的一批手下住进木寨楼,就去征求郝甜同意,说是这地方得天独厚,是个不错的哨点。

自己独到的眼光得到欣赏,郝甜大方地同意了。

既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郝甜没打算让它成真,南荣斐也有此意,所以二人都没打算住进同一个院子。

南荣斐大方地让郝甜先选院子,郝甜便和阮氏搬进了如意苑。

因为另两个院子的名字过于暧昧,一个含羞苑,一个相思苑,郝甜总觉得南荣斐是在暗示些什么。

倒是阮氏觉得郝甜想多了,她说南荣斐是用毒花毒草给三个院子命名的。

如意草、含羞草、相思草,都是有毒的花草。

连给院子取名字都离不开毒!

自作多情了一把的郝甜恶寒连连……

南荣斐自个儿搬进了相思苑,他准备了三个院子的原意是他和郝甜母女一人住一个院子。

现下郝甜和阮氏同住一个院子,他也没有意见,这便把含羞苑给空出来了。

这样的一座豪宅坐落在一处乡间,格外地扎眼!

十里八乡的乡民们都过来瞧热闹,稍稍打听也就知道宅子是万毒宗的少宗主为了自家娘子所建。

再一打听,又知道万毒宗少宗主的娘子就是花醴县主郝甜。

这下,八卦消息原地爆炸,漫天飘飞……

……

秋老虎来袭,炎热烦闷。

南荣斐让人弄来冰块,放在屋里降温。

橙花做了冰镇酸梅汤,爽口解热。

怕热的郝甜得以续命。

郝甜想起去年和前年,度过这最热的一段时间全是靠熬。

今年因为南荣斐这个富N代,郝甜得以享受了一把古代奢侈版的避暑方式。

午饭过后,郝甜躺在房间里的美人榻上午休。

阮氏带着三只小崽儿在隔壁房间午休。

三只小崽儿自打出生起就是同吃同住在一块儿,郝甜和阮氏一同照看。

等她们长大了些,可以稍稍放松,郝甜和阮氏就轮流换岗照看。

今天轮到郝甜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放松时光。

小点、小茶、小酒都搞起,美人榻躺起。

郝甜要美美地享受这难得的偷闲时刻。

都说春困秋乏夏打盹。

带小崽儿的老母亲最是缺觉。

所以,郝甜将将躺上美人榻,几个均匀平稳的呼吸,就去见周公了。

胖牛跟着南荣斐出去见世面去了,刘癞子主动要求守在木寨楼里,没搬到如意苑来。

在郝甜这没有外男之说,胖牛和刘癞子早先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她被人说闲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只要不是类似于沉塘这般实质性的伤害,旁人嚼嚼舌根之类的,郝甜根本不介意,都懒得解释辟谣了。

而这二人搬不搬来如意苑,郝甜也是让他们自己做选择。

橙花、桃枝、桂枝三人拿着绣品坐在廊下绣着。

绣着……绣着……

三个小脑袋开始小鸡啄米……

差点被手里的针刺伤的橙花一个激灵,她放下针线,拍了拍桃枝和桂枝。

“你们去睡会儿,我守着就好。”

“有劳橙花姐姐了。”

桃枝和桂枝打着小哈欠回房午休去了。

橙花起身进屋,用冰块融化出的水洗了把脸。

冰凉冷意刺激,人顿时精神不少。

橙花继续坐到廊下绣花。

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远处而来……

橙花起身前去查看,只见如意苑守门的张嬷嬷气喘吁吁地跑来。

“张嬷嬷,何事如此惊慌?”橙花在花鸟回廊处拦住了张嬷嬷。

张嬷嬷焦急地说道:“橙花姑娘,快叫少夫人出去躲一躲!”

南荣斐带来的人,都称郝甜为“少夫人”。

橙花听了一惊,忙问:“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出去躲起来?”

“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总之就是安璃郡主来了,快让少夫人躲出去,别让这二人见上面,否则县主要吃苦头。”

“眼下少宗主不在这边,少夫人要是落到安璃郡主手里,肯定是凶多吉少。”

“哎呀!你别傻愣着啊!快去通知少夫人啊!”

张嬷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橙花虽然搞不懂张嬷嬷为何如此怕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安璃郡主,但她想着张嬷嬷是跟在少宗主身边的老人了,听她的话准没错。

因此,橙花也如张嬷嬷这般,火急火燎地带着张嬷嬷一起跑进去找郝甜了。

睡得正香的郝甜被橙花唤醒,听了张嬷嬷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带着迷蒙之色的眼珠儿滴溜溜一转……

“听你这么说,这安璃郡主是你们少宗主的女人咯?”

张嬷嬷先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想了想,觉着在少夫人面前这般承认好像不太对劲,复又欲盖弥彰地摇了摇头。

郝甜却是秒懂,像是南荣斐这种富N代,身边怎么可能没几个女人。

“我知道了,张嬷嬷,烦请您去院门处守着。”

张嬷嬷闻言,自动脑补一番,认为郝甜一定是准备从后门离开,所以让她守住如意苑的前院门拖延时间。

“老身告退。”张嬷嬷一脸严肃地走了出去。

“县主,咱快走吧!”橙花见郝甜又躺回了美人榻,不得不焦急地催促。

郝甜是个有起床气的。

可她被打扰,又不能怪张嬷嬷和橙花,因为这二人也是为她着急。

所以,一顿起床气还得憋着,郝甜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郝甜在美人榻上打了个滚,黑着张小脸爬了起来。

“橙花,你守着阿娘她们,我出去一趟。”

“……”橙花习惯性地听从指令,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县主确实是出去了,可她就一个人躲出去,留下阮氏和她们这一群孤儿寡母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鬟。

这样真的好吗?

还有,为什么一定要躲?

难道是那什么安璃郡主会吃人吗?

……

郝甜留下皱着小眉头胡思乱想的橙花,自己出了房间。

借着院子里花架上的秋千,郝甜荡到了与如意苑仅有一墙之隔的相思苑。

南荣斐的手下只守在宅子的外围,内院的各个进出口都是由粗使婆子守着。

所以郝甜这翻墙越院的,都没人瞧见。

进了相思苑,郝甜直奔正房。

南荣斐去山里找毒虫花草去了,没在宅子里。

两个小丫鬟坐在正房外的廊下打盹。

郝甜轻声走过去把人拍醒,“去告诉管家,让安璃郡主到相思苑来见我。”

小丫鬟们吓得一个激灵,睁着朦胧睡眼看清是郝甜,立马规规矩矩地听吩咐去传话了。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